第25章 新年烧香

好在林叶儿的事情悄悄过去,没有破坏新年的氛围。

大夫人为了求新年好运气,决定去寺庙里烧头柱香。这些想法的人很多,就算不是头柱香,能在大年初一给佛祖上香也是极好的。

老夫人本就信佛,去烧香倒是让她兴致勃勃,“往年想要去烧香的,人山人海的都轮不上呢。”

大夫人笑眯眯地回她:“今年和主持说好了,怎么也能排上。”

老夫人笑得见牙不见眼,“只盼着佛祖保佑,林家越来越好。”

到底是今时不同往日,林府从前可没这个面子和主持定下烧香的安排。最近林荀之顺风顺水做上户部侍郎,就等着机会来了指着户部尚书升一升。听闻户部尚书的年纪也大了,只怕不能在位子上呆太久,大夫人难免心中有些急切,盼着佛祖保佑丈夫好早日升官。

如今朝堂上升官说简单不简单,说难不难,倘若资历名望不足,那就一定要做出一番功绩来,林荀之正值壮年,自然盼着更进一步。自从到了户部,心里也是憋着一口气,一改平日里敛财的作风,将前任做的不好的地方尽数擦干净屁股,来往拨款利落,也想着办法给朝廷征收商人的赋税提一提库房的银子,盼着结交善缘。

大房如今就等着一个好表现的机会出来,趁着尚书乞骸骨之后,能挣个功绩平平稳稳地升上去,不要被旁人摘了桃子。

大房把出行计划定了,二房三房自然也跟着去。李平儿在尼姑庵里头住了好几个月,这回好不容易回家了,又要去寺庙里再烧香,不免有些乏味。江文秀虽然心疼她,但是也希望能烧上头柱香,得了佛祖保佑。

董敏却不然,她趁着机会,主动提出了要陪江文秀。好些时候没有亲近,倒不好退却了,江文秀也点头带着董敏一块去了,只是不让坐同一辆车。

沉寂多日的董敏眼看姨母态度变化,又再度伶俐起来,甚至还奉承起了李平儿。大抵是知道了四姑娘的婚事,心中隐隐有些担忧。

董敏是看不上四姑娘的婚事的。

但是她是承恩侯府的远亲,说起来还不如四姑娘的身份呢,倘若不是嫁个富贵商户就是嫁个穷酸的读书人,她也会选县马家的庶子的。到底官家身份和平民天壤之别,她不愿意让自己的孩子连一点儿入京的机会都没有。

董敏有些恨意,同样都是女子,江文秀好命投胎做了侯府夫人,自家亲娘却早早去世,父亲家里头一团乱麻,没钱也没本事,若不是自己攀上了江文秀,只怕父亲受了撺捣,计算着把自己嫁给商户或者当地的小官做继室呢。

她心里明白,要是想要和五姑娘一样,嫁给翰林家的公子基本是不可能的。但是如果入宫呢?只要能再赌一次,只要能再重走一次林旋儿的路……她肯定会比林旋儿做得更好!

董敏的心里翻来覆去,只盼着能在李平儿议亲之前,先把江文秀说服了,然后借着江文秀的口,让大房一家看重自己,送自己去宫中。

但她每每看见林萱儿的脸,就想到了丫鬟们说的话,找回来的萱姐儿和林妃生得极像,甚至容貌更甚。董敏心中惊恐,她能想到入宫好好照顾七皇子,承恩侯府的人会想不到?!林萱儿可比自己更像,也更亲近七皇子才是。

董敏这才明白过来,她明明可以和林萱儿交好的,为什么当初还故意疏远她。只因着心里太害怕了……

但如今,不是害怕的时候。四姑娘的事情如同当头一棒,叫她明白过来,姨母再亲也是姨母,她怎么也比不过亲生女儿。更何况如今当家的是大夫人,她只能换个办法。

许多时日不见,李平儿在燕回庵里养肤色,倒是白皙细腻了许多。除了手上练字还留着薄茧,其他的地方已经像是水煮鸡蛋白一样了。

大抵因着带上了董敏,江文秀有些没话找话,来和李平儿搭茬,两人聊了几句家常,见李平儿兴致缺缺,江文秀打量了一下四周,忽然低声说:“萱姐儿,我同你说个事,你董家表姐说,想进宫去照顾七皇子……”

李平儿愣在了当处,董敏想怎么照顾七皇子?

江文秀心里也有些为难,“七皇子还是个孩子,身边没个亲近人到底不好。董敏去了一定比那些宫女用心。可我心里却不想她去的,你三姐姐那样好的人,生得漂亮,府里头人人都夸她懂事,可在宫里都没呆上几年便去了,连面都没见着……那不是个好地方,还不

本章未完,点击“下一页”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