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9章 第三十七章

邪门的事情越传越烈,便就没带大夫愿意过来给宁蔻儿看病了。

她得了清静,在揽月阁越发舒坦。

门口就算不是丫鬟守着,府中也没人愿意进来。

当晚,玄冰又将一份聘礼单送到她的手里,“爷说您可仔细瞧瞧,若是不满意再行添补。”

“他有按我说的,往死里添补吗?”宁蔻儿吃着桃花糕,喝着明前龙井,别提多惬意了,。

这礼单,她是不准备看了,不是故意为难顾君堂,而是他之前怎么得也要等她一下,至少要她点头再下文定。

玄冰勾着头,“奴婢不知。”

“罢了,”宁蔻儿摆手,“把聘礼单还回去。”

“娘子……”

玄冰头大,这份差事不好办啊。

现在顾府,真不如以前。

可又不能和娘子说,万一把娘子给吓着了,回头她可得受重罚。

宁蔻儿却还有自己的考量,顾君堂一出手就将她的父亲往升官的路上走,她若再拒绝一次聘礼单,下一步他会做点什么?

入夜,黑影翻墙而进。

“爷,”拂柳福了福身。

顾君堂示意她起身,“蔻蔻睡下了?”

“娘子摆了棋盘等您,”拂柳恭迎顾君堂进堂厅,“娘子说您可能会来。”

顾君堂轻笑,迈步走了进去。

棋局是已经摆好了,却不见宁蔻儿。

凤活从内室里出来,恭声说道,“娘子请您解了这盘残棋。”

“不难,”顾君堂撩衫落座,开始走棋,走了几步,他发现这盘棋根本没有套路可言。

本章未完,点击“下一页”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