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百三十五章 相继入峰

说话间,东陵翊三人已随觉明来到了亦闻大师的禅房前,门是敞开的的,外面守着两名僧人。

“太子殿下,请随我进去吧。”

入了禅房后,三人环顾四周,屋内陈设素雅简单,一目了然,无甚异样。

随后东陵翊在向觉明示意之后,进入了内室,塌上的被褥整整齐齐地叠着。

突然,觉明靠近床榻,细看被褥之后惊呼:“师父昨夜根本没有睡过,或者他前半夜便已出去?“觉明师父,何以见得?”

“回禀太子,昨日午间,下面弟子将新洗净的被褥给师父送来换好,现在看来,这被褥一直未曾动过。”

“这何以见得?”苏彦开口问道。

“三位有所不知,师父是个左利手,平时他自己整理被褥时,叠向与弟子们叠放的正好相反。”

三人顺着觉明的手看去,此刻的被褥确实是最普通地叠放着,若亦闻大师是今晨才离去,这被褥不该没被动过,除非他一夜未眠。

“一夜未眠……”司空少杨猜想着这种可能性,电光火石间似乎想到了什么,猛然转身看向进屋时看到的烛台,“我想觉明师父猜得不错,亦闻大师不仅根本没有睡,很可能在尚未天黑时就已离开。”

“怎么说?”东陵翊不解。

“殿下请看。”司空少杨来到那烛台边上继续道:“亦闻大师若要在此打坐久待,必然会点着这烛灯,可恰好这烛灯是未被燃过的新烛。”

觉明闻言,这也才恍然大悟,“统领大人观察入微,果真如此!我们寺中用膳早,昨日师父回到禅房时天色还未暗下,尚未到点灯的时辰,如此看来,师父很可能在天黑之前,就已离开……”

然而除去亦闻大师离去的大致时间外,眼下再无任何线索,无从知晓大师究竟去了哪里,又为何没有跟寺中僧人留下只字片语?

几人离开了禅房,站在院中,东陵翊问道:“觉明师父说今早有事回禀亦闻大师,可是虚浊峰有何要事发生?”

提到此事,觉明更是一筹莫展:“今日一早天还未亮,便有传信弟子来报,我们又有几名弟子于昨夜失踪了……”

“什么,又有僧人失踪了?”

“是的,近几日我们分派人手在无妄峰附近不同地点轮守,并叮嘱在外盯梢的弟子们,每隔两个时辰互相传递一次消息,除了保持消息的及时性,也能确保他们的安全。结果守在北面山脚最靠近虚浊峰的那一队弟子,从昨晚亥时就断了消息,其他弟子觉察到不对劲后前去寻人,发觉那一队四人都不见了。”

“他们会不会发现了什么,自己去查探了?”太子询问。

觉明肯定地摇了摇头,“不会,派他们出去时,师父曾千叮咛万嘱咐,绝不可擅自行动,有任何情况异动,必要先回来报信,失踪的那四名弟子最是谨慎,绝不会擅作主张。”

“那只有一种可能了。”太子看向苏彦和司空少杨。

二人亦看着太子,异口同声道:“虚浊峰。”

东陵翊思忖

本章未完,点击“下一页”继续阅读